懒惰的月更型选手,fgo、很休闲的
不要NTR!不要NTR!
主页安稳长草,没事撒撒土。有轻微CP洁癖。
BG/BL/GL通吃。大概是个冷cp爱好者……

【蝙超】超级勇者与蝙蝠法师(上)

@放飞自我WWW  点的梗,不知为什么被我写成这样了,感觉写的有点偏,希望GN满意w

不会用艾特功能也不知道艾特成功没……

OOC,仿童话风的失败作……有什么逻辑上说不通的地方都是我的问题。

 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片美丽富饶的大陆。这片大陆上没有战火、没有纷争,大陆上的人民每天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突然有一天,在大陆的最北方,出现了一个怪物。

这个怪物高大无比,力大无穷,眼中能冒出可怕的火焰,而且不会被任何东西杀死。

所有去讨伐这个怪物的勇者都失败了。每一次的讨伐,只能使这个怪物越变越强,为了人民的生活不受到怪物的波及,这片大陆上最强的法师们聚集在一起,把怪物的活动范围封印在了一块地方。

虽然怪物暂时被留在了一个地方,但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仍然担心有一天它会冲出封印,危害世界。于是,统治者发出了这样的布告——有谁能杀死这个怪物,我就赏赐他数不尽的财宝,并且把公主嫁给他!

即使奖赏如此丰厚,直至今日,怪物也没有被杀死。

 

勇者克拉克撕下了酒吧里的布告,高声说:“我今天就要去讨伐那个可怕的怪物,为人民除去这样的祸害!有人想要和我一起去吗?”

酒吧里只因此安静了一秒,就继续喧闹起来。人们各干各的,没有一个人理会克拉克,连个大声嘲笑他的人都没有。

 

“哎,又有一个去送死的。”

“这个月第几个了,这都快成日常任务了。”

“我连笑他都懒得笑了,浪费时间啊。”

 

克拉克有些挫败地握着布告。

好吧,我一个人也可以的。他这么想着,准备离开酒吧。

 

“我愿意和你一起去。”

酒吧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,克拉克往那边看去,只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、用兜帽遮盖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的男人。

 

“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!?太好了!请问您叫什么名字?”克拉克欣喜地跑了过去,热切地问。

“你叫我B就好。”他回答。

 

在交换了名字之后,克拉克和他唯一一个同伴,B一起踏上了讨伐怪物的旅途。

 

 

B是个好同伴,法术高强,博闻强识,就是有时候脾气不太好。

“克拉克肯特!你是脑袋里是浆糊吗!我说了不要往那边去,不要往那边去!你是哪个字不理解?”

“对不起,可是那群人被魔兽围攻了,我没法袖手旁观。”克拉克低下头,诚恳地道歉并且在心里表示下回自己还会这么做的。

B看着他死不悔改的样子,气到无话可说,最后抛下这样的威胁:“再有下次,你就换个人同行吧。”

 

半个月后

“克拉克肯特!你是脑袋里是浆糊吗!我说了不要往那边去,不要往那边去!你是哪个字不理解?”

“对不起,可是那个小女孩差点被打死,我没法袖手旁观。”

“没有下一次!”

 

克拉克也是个好同伴,勤奋好学,特别耐打,就是有时候有点缺根筋。

“看!B,我找到了一些蘑菇。我试过了,很好吃的!”

克拉克献宝一样把洗得干干净净的蘑菇递给了正在研究地图的B。B抬起头,看着蘑菇的样貌,脸黑了不少。

“……这蘑菇有毒。你吃了多少?”

“啊?我就吃了两、三个,没事的。”

最后不停地表示自己没有事情不会中毒的克拉克被B强行灌下了味道非常难喝的解毒药水。

 

边忍着干呕的想法边喝药水的克拉克忍不住问:“为什么这个解毒药水味道这么怪?我原来喝的不是这样的。”

B瞥了他一眼:“这是我自己配的,效果比市面上的好。”

 

 

虽然他们两个一路上不是很和睦,但是并没有耽搁行进的时间。

B和克拉克很快就到了大都会附近,过了大都会,离封印怪物的所在地就很近了。

 

在他们进城的前一个晚上,克拉克坐在火堆前,看着一路上收集来的一打悬赏令随意地问:“B,你知道蝙蝠侠吗?”

“突然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抓到蝙蝠侠的赏金好高啊,”克拉克挥了挥他手中的悬赏令,“所以我想问问你。”

“一个阴沉的家伙,有什么好谈的。你小时候没听过有关他的恐怖故事吗?”B挨着克拉克坐下,随手把蝙蝠侠的悬赏令扔进了火堆里。

克拉克双眼一亮,“这个我听过!我妈经常对我说,如果你再不睡觉,蝙蝠侠就要来把你抓进阿克汉姆了!”

B:“……”

 

“我小时候很害怕这个,可是长大了之后,我就觉得蝙蝠侠不是坏人。”克拉克翻看着手中的悬赏令继续说,“如果没有蝙蝠侠的话,哥谭的治安不会像现在一样。虽然他的手段很暴力,但是我觉得他是个好人。你知道吗,B,听说那个怪物被封印也有蝙蝠侠一份力,说不定蝙蝠侠和你一样,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很善良,咦……?”

他突然停下絮絮叨叨,有些震惊地看着手中的悬赏令。

“怎么了?”B凑过头问。

 

“哦,没什么,只是有点吃惊。另一片大陆上的人在这里也会有悬赏令。”克拉克说着想要把这份悬赏令压倒最下面,他的动作被打断了,B从他手中抽出了这张纸。

 

“卡尔·艾尔?那个从小流落在外,刚刚被氪星人找回来的王子?”

“嗯,氪星大陆和我们的大陆并不连接,所以我很吃惊怎么会有他的悬赏令。”

“这很正常,不仅是氪星大陆,还有别的大陆上的悬赏令在我们这里流传。不过那个王子不是刚刚被他们的王族找到吗?怎么又失踪了。还是离家出走,小孩子吗。”B捏着那张纸,扫完了上面的内容后说。

 

“或许他只是有一些烦心事,想要出门散散心呢?”克拉克突然富有创意的假设。

 

“哼,有什么可散心的。”B对他的假设嗤之以鼻,“氪星人天生刀枪不入、力大无比、百毒不侵,继承王位之后他又是整个氪星最尊贵的人,还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呢?还有什么是他需要烦恼的呢?”

克拉克转头看着他,不服输地说:“或许他在被找到前,只是一个被普通人养育的孩子,除了一颗善良的心什么也没有。可是被找到后,所有人都把期待加诸于他的身上,他感觉这太沉重了,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,所以想出门寻找答案呢?”

“你这个猜测可真有意思,没想到你对他还有这样的理解。”B似笑非笑地看着克拉克,没有继续争论而是评价他的假设。

 

“我、我只是随便猜猜。”克拉克被B的视线看的不太自然,随手抽了两张悬赏令扔进火堆里,“可能他就是像你说的一样的任性的王子,根本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吧。”

 

一阵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,在克拉克以为不会有下文的时候,他听见B说:“或许他是像你说的一样,只是有些迷茫,只是需要一个助力。但是如果是这样,他应该勇敢做出选择,而不是逃避。他要明白,他不一定要当别人眼中的自己,他只需要当自己眼中的自己就够了。他不需要把责任强加给自己,不需要让所有人都满意。”

 

克拉克叹了口气,决定结束这个话题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可是就算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如此热烈,卡尔·艾尔也不可能听得到啊。”

“说不定他真能听得到。”B突然说,在克拉克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的时候,B补充道,“氪星人不是都有超级听力吗?”

 

克拉克干笑两声,换了一个话题:“话说回来,我们进大都会干什么呢?就算不去大都会,补给也足够我们赶到下一个城镇了。”

“这几天莱克斯·卢瑟会举办一个宴会,我要去他那里借一样东西。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怪物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杀不死,但是没人知道那个怪物并不是不能消灭的,它害怕一样武器,那样武器现在在卢瑟的收藏室里,我们要通过那个宴会,进入卢瑟的城堡,拿到那样武器。”B解释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些信息的?”克拉克好奇地追问。

“因为我是B。”

“……”克拉克噎了一下,又问,“好吧,你是B。可是我们两个没名没姓的人该怎么拿到邀请函进入那个宴会呢?”

 

“我自然有办法。”

 

—TBC—

 

 

很不想分成两段发,然而一次写不完了。

请相信我它是个傻白甜,什么隐瞒身份,什么讨伐怪物,下篇里分分钟完美解决!


评论(2)
热度(56)

© 薭砯 | Powered by LOFTER